VIP中文 > 玄幻小說 > 鳳宥凌天 >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決定

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決定

    太辰看到雨菡有點興趣就繼續講道:“我當時就是以一名編外學徒身份進入門派的,每年都有不少武學奇才、天賦異稟的人前去學藝,哪怕是編外學徒考試也是極度嚴格的,我的師傅是紫云大師,他人很好,我可以寫封信給他,你去找他,應該可以幫到你!”

    雨菡點點頭,她接著說道:“我還是要先去趟京城,見一下旭堯,他要我去趟京城,不知他那里發生了什么事?辦完之后再去泰山,太玄宮招人也應該是在春季吧,過完年再去正好趕上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更好,太玄宮招人是在三月底左右,如果你現在去京城先可以落腳紫郡宮,然后再去找旭堯,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那多謝辰叔!”

    “呵呵!別客氣,紫郡王府就是你的家,府中除了管家、仆人、衛兵外沒有閑雜人等,兩個月后,我也會回去一趟,那時我們還能見上一面,就這么定了,稍等我片刻。”

    一會兒,太辰寫好了兩封書信,都簽上名,蓋上自己的印章,一封是給泰山紫云大師的,另一封是給管家丁墨的,并給了雨菡一塊紫郡王府的銅牌,雨菡一一收好。

    走出紫鴻軒門口,站在鴻斜谷,雨菡望著對面的雁蕩山很久,心中萬般滋味,曾經那里是家,是自己學習生活的地方,認為自己一輩子都會待在紅葉暖閣,陪伴著師傅、師弟、妹們,將門派發揚光大,曾幾何時,她帶著師弟妹們快樂的穿梭于雁蕩山與鴻斜谷之間,歡聲笑語之聲余繞耳畔,可自己現在卻成了局外人,再見了雁蕩山、再見了師弟、師妹們、再見了師傅…

    回到青巖鎮,雨菡將準備去京城的打算與大伯說起,大伯有點擔心,畢竟京城遙遠,舉目無親,連個落腳處都沒有。

    雨菡將紫郡王府的銅牌拿給大伯看:“大伯放心、太辰叔讓我先落腳于紫郡王府,等我在京城辦完事后,再去泰山太玄宮參加每年的考試,去那里學學本領。”

    北宮驚鴻點點頭:“菡兒,這樣也好,你要多加小心,在外不可輕信他人言語,害人之心不可有,但防范意識不可無,要不吃虧的是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大伯、菡兒都記住了,如果家里有什么重大事情需要找我,就去京城紫郡王府。”

    “嗯、你要多給家里來信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準備明日就動身,這兒有一封書信,如果萌兒回來,你就轉交給她。”

    北宮驚鴻將書信收好,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次日,北宮雨菡起程去京城,大伯準備了一匹馬和包裹,天宇、天星、李忠夫婦等將雨菡送出青巖鎮鎮口,雨菡向大家拱手道別后,朝京城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這兒去京城確實路途遙遠,如果象她現在這樣騎著馬不緊不慢的走,少說也要行走二十多天到一個月左右,就是急行軍也要十天半個月之久。

    雨菡不急、也沒有重要的事情,自己現在孤零零一人,前途渺茫,心情沉重,一面散心、一面往前慢悠悠地走,去京城只是應旭堯所求,那里只是一次過路,自己該何去何從,以前從來沒有擔心過自己的前途、人生的方向,怎么突然之間就擺在了眼前,讓自己措手不及、前景渺茫。

    沒有人能幫得了自己,現在連給自己意見的人都沒有,爺爺過世、師傅拋棄了自己,這個世界似乎一下子空虛了,沒有了自己的容身之所。

    她不怕飄泊、可是她怕生活沒有目標。前生自己為了學業小小年紀就遠離家園,在大城市里、人山人海中沉浮,努力尋找著那片能屬于自己的天空。如今、自己茫然地在元坤大陸上行走著,似一葉看不到燈塔,卻航行在大海中的孤舟一般,隨波逐流、漫無目的地漂到哪算那,說不定最后糊亂地踫在哪塊暗礁之上,然后葬身于茫茫浪潮之中。

    好在自己曾參加過黑森林歷練,還參加過擒獅會這種大型聚會,讓自己對外界并不陌生,自己可不愿意成為那種悲悲凄凄之怨婦,楚楚可憐之嬌女,現在越是迷茫、越是孤獨,就越要堅強,雖然師傅放棄了自己,現在似乎走投無路,可不能沉淪,不能自己放棄自己,不能失去方向,越難的時候,越要把握好自己,將自己的內心也要修煉得更加強大起來,你弱小的時候敵人最多,當你足夠強大時,他們就會自動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這天,她走進了一個小縣城,小城座落在一座大山腳下,街道上十分繁華,酒肆客棧擺列在街道兩旁,人來人往。

    天近黃昏,于是、雨菡就找了一家干凈的小客棧住下,準備次日早晨再趕路。

    店小二十分禮貌地將雨菡帶進二樓一間客房,并熱情地招呼著:“客官、這是間上等客房,通風、景觀都是最好的,熱水我一會給您打來,一樓飯廳可以用餐,也可以將飯菜送到您房間來,您看,您需要嗎?”

    雨菡微微一笑,道:“你送熱水來這里就可以,等會兒、我自己下一樓去用餐。”

    小二答應后就下了樓,雨菡整理了一下行裝,待小二送來熱水,她用熱水洗了洗臉,頓覺神清氣爽,就悠然下到一樓準備吃飯。

    飯廳里人真不少,都是來****的各行各業的人,有在吃飯的、有在喝酒的,好不熱鬧,穿著打扮形形**。雨菡找了半天沒有空位,她四顧、發現只是兩張桌子是坐了單人的。一張桌子旁坐著一個小姑娘,十二、三歲,衣著普通,風塵仆仆,顯得有幾分疲憊,長得還算水靈,細皮嫩肉,旁邊放著個小布包,在埋頭吃著一碗面條。

    她隔壁的一桌坐著一位近五十歲的中年男子,衣服樸素、干凈整潔,但氣度不凡,留著一綹黑胡須,相貌正派莊重,言談舉止文雅、極有涵養。

    雨菡想:要不就找他們拼個桌吧!她走到小姑娘桌邊,輕輕地一笑問道:“這位小妹妹,我可以坐在這里用個餐嗎?”

    小姑娘一激靈,似乎被嚇到,她抬頭看了看雨菡,發現是一位俊美的白衣姐姐,臉一紅微微一笑點點頭,又繼續吃自己的面。

    雨菡一招手,讓小二過來,點了兩個小菜一壺茶,慢慢地坐著邊喝著茶等著上菜,一邊悠閑的看著這個小姑娘。

    雨菡笑著問道:“小妹妹、你是本地人嗎?”

    小姑娘一愣、怯怯地說道:“不是,但家里離這也不太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、你一個人在外?”

    小姑娘點點頭,雨菡忙說:“這樣不安全!是自己瞎跑出來的?”

    小姑娘又使勁的點點頭又搖搖頭,小聲說道:“我是隔壁縣王家莊的,叫王穎兒,去州城探親,可是…”

    忽然、門外一陣嘈雜聲,門簾一挑進來幾個人,前面是一壯年男子,長得象個猴兒,瘦骨伶仃,賊眉鼠眼,他后面跟著五、六個官差。

    他們一闖進屋中,就開始環顧餐廳中的每個用餐之人,似乎在找什么人,忽然、猴臉男子看到了低頭吃面的穎兒,臉上頓時露出了奸邪的笑容,他手一指,嚷道:“這臭丫頭就在那里,快去抓住她。”

    五個官差趕忙急步向小姑娘靠來,穎兒匆忙站起來,就往雨菡身邊靠過來,大廳中一下子就哄亂起來。

    穎兒急切的看了看雨菡、輕聲說道:“姐姐救我。”

    雨菡立身擋住這些官差剛要問起怎么回事,旁邊的中年大伯將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放,厲聲問道:“你們為什么要抓她?這光天化日之下,難道要強搶民女不成?”

    穎兒趁機忙躲在了雨菡身后,官差們面面相覷,被這人的氣勢所震撼,不敢動,這時猴臉男子上前,一拱手,給大家道了個挽,說道:“各位鄉親,這個小姑娘,看起來是乖巧可愛,你們可別讓她的花言巧語、可憐樣子給蒙騙了,其實她是個十惡不赦的人販子,這不,我報的官,官差正在逮捕她。”

    頓時,大廳內炸了鍋,各種議論聲紛紛而起,“是人販子?怎么可能,這么小小年紀,是不是弄錯了?”

    “人販子最可惡,應該抓起來,就地正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吧,小姑娘會做這些事?”

    “唉!什么情況,連個小姑娘也成了人販子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雨菡也覺得奇怪,她轉身尋問式的看了看這個穎兒,穎兒搖著頭,口中嘟嘟囔囔道:“不是,不是,我不是人販子。”

    那個中年人站起來,看看猴臉男子義正言辭道:“你怎么信口雌黃說人家小姑娘是人販子?她不被別人賣了就算不錯,還能賣別人,可笑,你有憑證否?”

    猴臉男子也急了,嚷嚷著:“哎!你是誰?就在這管東管西,她把我老婆給賣了,這難道不是實事,還不是證據嗎?”

    穎兒一個閃身躲到了中年人身后,小聲說道:“不是,不是的,大伯救我!”

    這時,一個捕頭模樣的人,從懷中掏出一張文稿,是逮捕令,厲聲喝叱道:“這兒有官府文告,我們是奉命抓捕這個人販子的,旁人不得干擾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看了一眼,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官差一哄而上,將小姑娘摁住,穎兒哀怨的大聲喊道:“大伯救我!”

    中年人無奈的搖搖頭。

    穎兒又用乞求的眼神可憐巴巴的看向雨菡:“姐姐救我啊!姐姐救我!…”

    可是大家也只得眼睜睜的看著官差將小姑娘押出了大廳的大門。
  http://www.vpqsxi.live/85_85274/33320768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vpqsxi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11选5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