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修真小說 > 柒夜女俠 > 正文 第一百十五章 夜半荒廟蟲二香

正文 第一百十五章 夜半荒廟蟲二香

    夜深天寒,破廟中的幾處火堆里“噼里啪啦”作響,仍舊燒得旺盛。一眾人馬裹著那些舊帷幔縮在角落的干草上漸漸睡去,一時間廟中酣睡聲此起彼伏,就連守夜之人也經不住瞇眼打著哈欠。

    許是臉上遮著一塊紅布,又或是此刻身處險境,我雖感覺眼皮沉重,但大腦卻怎么也無法入眠。背脊貼著冷冰冰的土墻,我閉上眼睛縮緊身子,忽然有只手伸過來摟住我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睡吧。”我靠在那個溫暖的胸膛上,它的主人用更加低沉的聲音同我道,“有我在,別怕。”

    那句話著實讓我安心了不少。那雙手似是能讀懂我的內心所想,一下一下地輕撫著我的手臂,直至我真正放松下來,迷迷糊糊地睡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睡了多久,我被一陣熟悉的香味喚醒。頭倚靠著的仍是一片溫暖,只是蜷縮的雙腿久久不動竟有幾分麻木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耳邊傳來一陣低聲。我睜開雙目,見廟中的火光幽暗了不少,而眼前清和的眉間卻異常清醒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起自己還倚靠在他的懷抱里,心中一顫,倏地挺直背脊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大腦還來不及思考,便隨口蹦出一句話打掩飾,我這才驚覺自己的聲色低啞得帶著幾分難以言喻的嗔怪,雙頰一下子發熱起來。

    肩膀上的那只手落下來,清和側著頭露出黑白分明的一雙眼睛,隨后一個不大的壇子出現在我跟前。

    “喝不喝?”

    “這是?”我神色懵然,但順著那股愈發濃烈的香味,雙眼一亮,“是蟲二酒!”

    清和并不作答,眼底浮出笑意。

    我欣然接過那個壇子,迫不及待地往嘴里灌了一口,果然是烙印在記憶中的味道。

    金陵,蟲二酒,十里穿巷,陌上山莊……明明才出走幾月,卻仿佛和他們如隔了十年之遠。我微微嘆出一口氣,雖握著蟲二酒但免不了多了幾分感懷。

    “清和你怎么會有蟲二酒?”我看著他眼中透亮的神采,有幾分了然,“難道你一直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柒,好東西要慢慢拿出來。”

    我邊喝邊見清和的語氣似有所指,壓低了聲音又道:“說不定還會有意料之外的收獲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我略有疑惑地擦擦嘴巴。

    “好香啊!”

    還不等他作答,一聲慨嘆便在這時插了進來。近旁又傳來“窸窸窣窣”的聲音,只見麻尖兒翻了個身朝向我倆,眼睛落到我手中的壇子上頓時清醒過來。

    “好啊,有酒喝!”

    麻尖兒止不住發出一聲低喝,好在沒有驚醒到破廟中的其他人。他興沖沖地湊近前來,目光灼熱。

    “荒村破廟,你夫妻倆好興致!”他一眨也不眨地看著那個壇子,“什么好酒這么香?”

    “自家釀的小酒,娘子想家,便拿出來過過癮。”清和不知又從哪里變出來一個壇子遞向他,“麻尖兒大哥要不要嘗嘗?”

    壇子在他跟前晃了晃,麻尖兒卻不著急伸手去接。他看看我,又看看清和,隨后有些訕訕地笑起來,“誒,既是你夫妻倆的心頭好,我怎么好意思搶?”

    “大哥這話說得,倒顯得我們夫妻倆小氣了。”

    清和縮回手,順勢喝了一口,放下壇子頗為滿足地嘆道:“酒還能驅寒,麻尖兒大哥當真不來上一口?”

    麻尖兒終是沒忍住,伸手過來接住那壇子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黑煞小兄弟,我就不客氣了。”

    他嗅了嗅壇口,仰頭灌了一口,放下壇子后臉色十分陶醉地砸吧了下嘴。

    “好酒,好酒!想不到十歲就能手刃仇人的江湖黑煞,竟還是個雅趣之人。”

    這話似乎另有所指。我聽罷,心里徒然生出幾分緊張。然而清和并不回應,只同他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不遠處的火推中發出“啪”地一響,隨后火光又暗了一寸。

    麻尖兒抱著壇子亦跟著清和笑起來,臉上的表情慢慢變得有些奇怪起來。

    我見他接連喝了好幾口酒,臉頰上飄出兩團緋紅,嘴中頗為愉快地輕哼著,身體前后搖擺,神色好似癡然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倆可知道,喝著這,這酒,讓我想起了,一個人……”

    麻尖兒雙眼浮出幾分迷離,大著舌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想起了什么人?”清和順著他的話好奇地往下問道。

    “嘿,什么人?我,我不告訴你……”一瞬間他變得警覺起來,仰起脖子一飲壇中酒。

    砰——

    酒壇落地,麻尖兒垂下頭來,身子歪倒在一旁,嘴中喃喃不清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我托著腮打量著好似神志不清的麻尖兒。

    清和波瀾不驚,語氣中僅存有一絲疑惑,“也許是喝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誰說我喝醉了!”麻尖兒倏地從地上坐起來,下意識地抓住酒壇,神情語氣皆為不滿。若非他眼中依舊迷霧重重,我都懷疑剛才那一切是他故意所為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麻尖兒大哥酒量好著呢!”他口中發出一陣尖細的低喝,隨后又仰起脖子大口喝起酒來。

    “黑,紅,黑紅雙煞,我,知道你們,不是真的……我,我知道許多事,你們,你們別想從我嘴巴里,套,套出來……”

    與酒做友多年,我知道一個人越是醉酒,就越不會承認他喝醉了酒。

    眼前醉得話都說不清楚的麻尖兒就是。

    清和湊近他幾分,特意壓低了聲音問他道:“麻尖兒知道什么事,這么怕我們套出來?”

    麻尖兒一手撐著地,另一只手推開清和,一如小孩般不耐煩的口氣,“我,我不告訴你!”

    清和面色無奈地看了我一眼,正要開口,卻聽見眼前那人自說自話起來。

    “嘿嘿,酒兄,你,你,你甘醇如一美人,我,我不跟他們說,就跟你一人說……”只見那麻尖兒吊起嗓子,對著手中的酒壇,神情已經癡然,“白日里一個狂妄的渾,渾小子,質,質問玲瓏心獻祭一事……我倒覺得那個,那個神秘人說得確有其事。酒兄,你,你可知為何?”

    我輕緩呼吸,一旁的清和眼中也顯得格外認真起來。

    “因為,因為我知道,十八年前打敗魔王的致命一擊就是,就是云娘娘刺中他心臟的那一劍……那一劍,刺得他,他好疼,整個心都要碎了……你說,你說心沒了,想要復生,不就是再要一顆心嘛?酒,酒兄,他們不知道,玲瓏心的心頭之血,有,有起死回生……”

    那如唱腔般的醉話逐漸輕了下去,麻尖兒一歪身子最后還是倒了下去。他手中的酒壇摔在地上,“咕嚕咕嚕”地轉了一圈。

    ()


  http://www.vpqsxi.live/92_92852/33320780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vpqsxi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11选5开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