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金銀迷迭 > 正文 chapter 82 未瑣的相好

正文 chapter 82 未瑣的相好

    未瑣微微愣神,她這話什么意思?

    正當未瑣在斟酌著這番話時,婦女連忙沖上錢一把奪過玉佩握在手中,眼眸中那股憤怒一直停留在斗篷女身上。

    婦女看著斗篷女,質問道:“你究竟是誰!為什么要偷走這東西!你,你是不是天龍會派來的!”

    未瑣微微暗眸,天龍會……

    “天龍會?呵,笑話,我會幫他們?”

    說罷,斗篷女子便扭頭不再理會婦女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婦女深深皺眉著,也許是過于激動,以至于現在盡管什么話也沒說什么事也沒干,但卻還是深深地吐著和喘著氣。

    婦女緊緊握著手里的玉佩,緊緊抿著嘴唇,最后,正打算要轉身走人時卻被未瑣拉住,“等會,別著急走。”

    婦女疑惑地看著未瑣,看到微微側著身的未瑣紅唇一動,吐著幾個字,只是,卻沒有任何聲音,似乎是擔心旁人聽到。

    而那本還疑惑的婦女小小的眼瞳忽然瞪得有些大,瞳孔處的是滿滿的驚訝,卻又帶著些小確幸。

    未瑣身子微微向后仰,清脆的聲音再次響起,“所以,聽明白了么?”

    “嗯,明白,明白!”

    婦女連忙拉過小男童到未瑣身旁的側后方站好,再次沉沉地嘆了口氣,如釋重負般。

    而斗篷女卻一點也不在乎未瑣究竟對那女人說了什么,她在乎的,是眼前這個人,名叫未瑣的女人。

    未瑣微微側身正對斗篷女,突然間發覺,這斗篷人怎么一直看著自己,該不會她還真是自己認識的某位仇家或者誰吧?可她未瑣記性也沒有那么差,思來想去,印象中并無此人。

    未瑣放下原本置于胸前,有些不屑地說道:“你也不必拐彎抹角的,說吧,你是誰。”

    透過那層斗篷下黑色的面紗,未瑣也只是隱約看到她的輪廓,但也實在猜不出她是何人。

    “未瑣姑娘,這么快就不認得我了么?”

    那女子的聲音忽然改變了些,這個音調,怎么如此的……耳熟?仿佛在哪聽過。

    變音么?

    未瑣抬起頭,身子也站直了許多,一改之前的懶惰,靜待著她將面紗撩開。

    斗篷女子輕聲一笑,笑聲有些自然和嫵媚,抬起手輕輕撥開面紗,一張清秀卻又帶著滑稽的笑容浮于臉上。

    未瑣有些難以置信地看著她,只是那人依舊輕笑著。

    這……

    冤家路窄?

    可是她跟這個女人也沒有什么瓜葛,反倒是蘭晶誤會她們兩個。

    未瑣微微側眸,讓她猜她還真是沒猜到,她竟然就是在客棧遇到的那個有些古怪的女人。

    斗篷女子說道:“姑娘這是什么表情?很驚訝么?”

    “額……”未瑣遲疑了一會兒,最后還是誠實道,“有點……”

    “看來我跟姑娘也是有些緣分呢,我想我有必要向姑娘做下介紹吧。”

    斗篷女有些慵懶地用手微微弄著斗篷,最后正視著未瑣,道:“我姓藍。”

    她站直了些,未瑣也才發覺,她的個子比自己高了一點,雖然不是很明顯,但還是可以感覺到。

    未瑣語氣微微偏重,道:“看藍姑娘也不是那種人,為何要干這種勾當呢?”

    斗篷女子自然知道未瑣所說的“勾當”就是她偷走那孩子的玉佩那一件事,但是,雖然她被捉了個正著,但是卻一點愧疚之意都沒有。

    斗篷女子輕聲道:“因為很喜歡那塊玉,不過,既然姑娘在乎,索性就把它交還給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言語中帶著些小隨意,似乎一點正經感也沒有,這點倒是讓未瑣偏感詫異,這人,跟她以前遇到的似乎有些不太一樣呢……

    臉皮似乎格外地厚……

    未瑣嘴角微微一抽,勉為其難說道:“那……我還真是……謝謝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那人還是很不要臉地回了句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她嘴邊的笑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為何,未瑣總覺得這個藍姑娘有些……危險呢?似乎跟她站在一起,莫名的一股沉寂感碾壓身上。

    未瑣不再看斗篷女子,而是轉身向婦女和那男童走去,看向婦女,道:“跟我來一趟,可好?”

    婦女眼眸中帶著些不確定,畢竟,她不敢肯定未瑣就是可以幫他們的人,朝家唯一一家血脈就被托付于她手中,盡管剛才未瑣跟她說了那幾個字,但她還是不能夠如此肯定呢。

    未瑣見她猶豫了幾分,自然也能夠理解她這處境,正想要說些什么的時候,卻聽到身后那位“藍姑娘”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姑娘不介意的話,我也可以跟你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很清脆很利落的一個聲音,只是,未瑣卻是一個回眸,“我介意。”

    未瑣回答得也是干脆,畢竟,她多多少少也能猜到這個女人,絕對不簡單,而且,也不像是善類。

    斗篷女子再次輕笑道:“姑娘拒絕得這么爽快,真的不打算邀我去坐坐么?”

    未瑣卻有些疑惑了,她們又不認識,為什么她卻如此自來熟!

    斗篷女子見她不答,而是一直盯著自己看,似乎眼眸中還帶著些別樣的情緒,總之,不是好的就對了。

    斗篷女子不再繼續糾結于這個問題上,而是仰起眸子看了看天空,然后說了一句,“時間似乎快到了呢。”

    未瑣也不在意她句話,畢竟也不關她的事,如果是蘭晶說,或許她還會追根問到底。

    斗篷女子白皙的手放在斗篷上,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瞳對上未瑣,道:“姑娘,留下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名字?”

    未瑣也是有些奇怪了,她剛剛還叫著自己的名字呢,為何還要再問?

    “你不是知道了么?何必要我再說。”

    未瑣也只有在和蘭晶說話的時候才會三思,跟這個人……似乎沒必要呢。

    而那斗篷女子依舊輕笑著,她的嘴邊,似乎一直帶著那笑意,卻帶著格外的深意。

    “那就請姑娘再說一遍吧。”

    其實也沒有什么別的原因,她只是想聽未瑣親口說出罷了。

    “未瑣。”

    斗篷女子笑了,放下那擱在斗篷上的手,黑色的面紗落了下來,輕聲道:“藍一靖,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留下了她的名字后,藍一靖轉身走向了人群中。

    藍一靖這三個字,卻很快被未瑣拋棄在身后,未瑣轉身便是看向那“母女倆”,而映入她眼簾的,不單單是她們二人,還有正在往自己這邊走過來的教主和蘭晶……

    空和蘭晶漸漸走來,而那位拉著男童的婦女警惕起來,握著的手也緊了些。

    空看向未瑣問道:“她呢?”

    “白姑娘她……”未瑣沉默了一下,繼續道,“要解決一點事,估計一會兒就回來了,教主放心。”

    空沒作答,而站在他身后的蘭晶問道:“剛剛與你說話的那人是誰?”

    剛剛?

    “她是……我們昨晚在客棧遇到的那個女人。”

    蘭晶確認道:“跟你相好的那個女人么?”

    婦女聽到這話,看向未瑣的眼眸中也微微閃過些異樣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未瑣意識到什么不對,連忙解釋道,“不是啊,什么相好,她不是我相好,就是那位……你以為是我相好的那個人,但是,她不是我相好。”

    相好不相好的,被未瑣繞來繞去,大家本來都不暈,卻被她弄暈了。

    不過,空倒是聽懂了她的意思了,眼眸里微微閃過些異樣。

    空道:“她為什么會出現在這?”

    蘭晶微微挑眉,也在等著未瑣回答。

    未瑣支支吾吾道:“為什么啊……這個……偷個東西……”

    蘭晶疑惑,“偷東西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未瑣點著頭,把頭仰向那對“母女倆”,“偷一塊玉佩。”

    未瑣是看向空說的這句話,同時也是在暗示著空。

    空沒有作答,而是看了一眼未瑣。

    未瑣走上前幾步,靠近空小聲說了幾句話,空的雙眸也漸漸閃過些興趣。

    而遠處走來的,是白洇燭。

    而映入眼簾的,卻是未瑣和空靠在一起,從她的角度上看去,這個畫面有些不和諧呢。

    未瑣說完離空遠了幾步,“就是這樣的,教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未瑣身后也傳來了步伐聲,未瑣回眸,“白姑娘,你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白洇燭輕輕點頭,“不過我沒有追到那個人……”

    未瑣只是淺淺一笑,“白姑娘,那個東西,盜竊賊自己交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一旁的蘭晶也大概聽了個明白,解釋道:“那個到竊賊,其實就是她相好。”

    白洇燭眼眸微微一閃,輕輕挑眉,看向未瑣的那雙眸子多了一分異樣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說了么,她不是我相好,你們怎么一直糾結在這個梗上呢,不行啊,不行,我一定要好好和你解釋解釋。”

    說著,未瑣便上前找蘭晶道去,只是蘭晶卻背對她,似乎根本不想聽,只是未瑣卻一直堅持著。

    空雙眸緊鎖著白洇燭,“可有受傷?”

    白洇燭輕輕搖頭,“沒有,不過……”

    白洇燭抬起雙眸,道:“空教主,我想跟你說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離開幾天,不會耽誤事情的,我想去找個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  http://www.vpqsxi.live/93_93318/33320775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vpqsxi.live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11选5开奖号码